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!

娘在远方散文

散文 时间:2019-10-22 我要投稿
【www.hyddj.com - 散文】

  妻依偎着我。

  忽然,我听到她轻轻地啜泣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谁知,她开始哭出声来了,而且愈演愈烈,我的肩头被泪水打湿了。

  “说呀!到底怎么了?”

  她还是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哦,我真笨!真笨!

  我想起来了,她,是想孩子了,想孩子了。

  妻子刚下班,神情就不太好。

  “你打电话回家了吗?”

  “没有。你打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子悦一边哭一边说,说姐姐打他,说他的头还在痛,姐姐又打了。”

  妻子说这话时,就在抽泣。

  “子璐回家了?”

  “回来了,学校开运动会两天,今天回家休息。”

  “怎么打人呀?”

  “我叫她要疼弟弟,她说怎么疼得起来呀。”

  “嗨,可能兄妹间年纪相差太大了吧。”

  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。

  “子悦说,老师打了他的头。我问打几次了,他说好几次。我问你哭没有,他说没哭……老师为什么打你呀,他说作业不会做……”

  妻子接连不断地叙说着,显然,已经非常想念孩子了。

  “哎——”

  妻子长长地叹口气。

  “都在外面,真的不行呀!作业不会做,没人教……”

  妻子幽幽着,说得我心酸不已。

  “别哭了,乖。”

  我把妻子搂紧,安慰她。

  “你说,我们对得起孩子吗?都是你这坏家伙,为了你,我才到这里来的……”

  妻子忽然扑哧一笑。

  “是呀,我们牵手一生呀。”

  “但,孩子我们也要照顾半生呀,你说,从出生到他们成家,都是我们的义务呀。”

  “走!回家!马上买票!”

  我打趣着,其实,妻子的话非常有理。

  “我们真是不慈不孝呀。”

  妻子的话引起我的深思,我哑火了。

  看看时间,已经深夜11点了,我有股冲动,想打电话回家,想叮嘱我的大孩子,好好照顾弟弟,可是……

  也罢,明天,等孩子们起来,再说吧。

  挽着妻,也不知道妻子有没有放下心头重担。

热门文章
太阳城网上现金